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
姊妹同悲

自从那次课后补课,步武食髓知味,每星期闲来无事便会为阮青加紧补课当然,步武恐防被别人撞破,并不敢再在校内胡混;而在自己家中,又恐防被邻舍看见带着女学生回来,始终予人口实。幸好步武知道阮青家中整天也没人,便要胁阮青,在她家中 奸 淫 。  步武为求满足他的异常喜好每次也要阮青穿上校服才再 奸 淫 。为求新意,步武还特意出外为阮青购买不同学校的校裙,要阮青天天新款。  这天,步武要阮青脱去全身内衣裤,换上一件单薄的白色连身校裙。每次步武购买校裙,总是特意购买小 一号,故此阮青整个胴体,便在那薄如蝉翼的白色校裙紧绷下若隐若现,下体那一大团黑影固然引得步武欲念高涨,就是上身那贲起的肉团,特别是在顶峰那两点突出的尖端,也令步武打算下次再多买两件这样的校服来 奸 淫 。  等着阮青换校裙时,步武也不闲着,一面脱下衣裤,大刺刺地坐在厅中的沙发上,一面看着以往录下的 奸 淫 影片。等到阮青换过校服,步武再也忍不住,一手把阮青扯近身边,用力从领口把那新购的校裙扯至敞开胸前,伸手入内搓揉阮青那一双经过无数次蹂躏的乳房。又翻开校裙的下摆,命令阮青以观音坐莲式的姿势,从上而下坐在步武的阳具上。  阮青虽被步武 奸 淫 了数十??次,到底是个小 女孩,阴道纵然被无情硬闯,依然是狭窄异常;特别步武每次 奸 淫 时也不喜作前戏,要插便插,阴道内干涸异常,每次也被步武粗大的阳具插得一阵阵热炽剧痛。这次虽说由阮青主动,但干涸狭窄的阴道始终难以容纳步武八寸粗大的阳具,阮青已尽力分开双腿,亦只能逐分逐寸地慢慢坐下。  步武看着电视淫 乱的画面,早已欲火高烧,哪能等候阮青这般阴柔缓慢。便把本来搓弄阮青乳房的手,改为用力握紧阮青的腰肢,用力把阮青拉下来,再双腿用力,把阮青抛上去。  急剧用力的挤压,令阴壁仿如被撕裂的分开,阳具入体那份熟悉的痛楚,再次从阴户中不断传来。阮青望着装饰玻璃里自己的倒影,只见头发披散,身上不合身的校裙,在撕破后,更不能遮掩胴体,雪白的乳房随着步武的抽插而上下跳动,有时更与步武双手碰撞,发出【啪!啪!】声响。  最可恶的是,看见下体的阴户被一根黑臭的阳具进进出出,阴道为了减轻痛楚,居然汨汨流出阴液来,沿着步武的阳具,直往沙发渗去,单看画面,还不知是步武非礼着自己,还是自己诱 奸 着步武。看着自己这个无耻的样子,阮青再也不想看下去,只好合上眼睛,默默忍受步武的 奸 淫 。  阮青刚合上眼睛,便听到步武的声音:【不看也没相干,下次 奸 你时,再播回给你看。】原来步武每次非礼阮青时,也会把 奸 淫 的情况拍下来。然后录制成影碟,不时强迫阮青一同观看。由第一次破处到现在,已有四十??多片影碟,即使全班同学每人一款,也还足够。  过百下的抽插后,阮青的淫 水已渗得整张沙发湿了一大片。虽然由于活塞的效应,每次也把步武的阳具吸啜不放,但这些感觉步武已习已为常,希望再弄一点新意思。步武便把阮青整个抛起,抽出阳具。阮青以为步武已 奸 淫 完毕,便合上眼睛,张开嘴巴,等待步武来一发颜射精液。岂料被抛开后,阮青并没有被步武扭转身来颜射,反而只是向前移了小 许。阮青还弄不情楚发生什么事,却感到一阵比破处时更刺烈的痛楚从后庭的菊穴传来。这时步武道:【差些忘记了,你除了前面是处女外,后面也是处女,这些镜头要好好拍下来。】  阮青已不理会步武在说些什么,只想尽快摆脱菊穴的痛楚,便想站起身来挣脱。步武早料到阮青会有反抗,双手用力紧抱阮青,配合双腿不停把阮青上下抛荡。  阮青不断用力挣扎,无奈力气不及步武,被他紧箍着无从摆脱。数十??下抽插下来,菊穴的痛楚已渐渐麻木,而全身的力气也已差不多耗尽,只得垂下双手,任由步武蹂躏。  与之前加起来差不多近千下的抽插,令步武再也忍不住,便把阮青抛到镜头前,准备细致录下一幕颜之花开。【滋  滋  】的射精声混和着一阵轻微的开门声,步武正陶醉在泄欲的快感中,浑不知屋内已多了一人。  直至玄关传来【当】的一声,步武才惊觉回头看去。只见在厅前多站了一名少女,短发、圆脸,俏丽的脸庞现出一面惊怒的神情。身上穿着深蓝色女警的制服,玲珑的身裁在制服下散发出一种迷人的诱惑,就如《非礼2》中朱茵穿上制服的模样。步武依稀认得在上月家长日中看过这名少女,才想起原来这少女就是阮青的姊姊阮玲。  阮玲中七毕业后投考了女警,出来工作不足一年,仍是一脸的孩子气。这天刚巧是假期前夕,警署多会加派人手巡查游荡青年。步武查看过阮玲这天应当夜班,阮青的母亲又是当夜班清洁女工,两人也是明早才回来,所以步武放心在阮青家中 奸 淫 ,还打算 奸 足十??小 时。但料不到阮玲因为感到有点不适,刚巧巡经家居附近,便买了一些成药,打算回家服药小 睡,偷闲一回,故此制服也没有换回便走回家中。  哪料,一转开木门,便听到电视传来一阵阵哀鸣声,阮玲实时机警地往厨房取过一把刀子,走出厅来查看。  阮玲虽已有心理准备,但还是被厅中的情况吓呆。由于步武精力旺盛,精液向着阮青脸庞射了近一分钟,阮玲步出厅时,正看见步武刚刚喷精的尾段。阮玲只见自己的妹妹跪在摄录机前,身上衣衫褴褛,下体前后一片污物,更令人不忍卒睹的是,原来清纯的脸庞,这时已被步武腥臭的精液糊得不成模样。阮玲吓得手中的刀子及成药也拿不稳,【叮】的一声掉在地上。  听到刀子掉在地上的声音,阮青也知家人回来了,但苦于双目被精液糊得张不开,而且亦羞惭难容,一时只知呆跪地上。  步武回头看见阮玲,知道今天若不能把眼前的女警制服,明天便没路可行,便抛开阮青,扑向阮玲身前。阮玲虽被妹妹被蹂躏的情景惊吓了一会,到底是女警出身,看见步武欺身前来,实时一记手刀横劈过去。步武料不到眼前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,居然会作出如此迅速的反抗,一时来不及挡避,便被阮玲劈得跌倒地上。  可能是步武命不该绝,刚巧跌在阮玲掉下的刀子前,步武便拾起刀子反击。阮玲看见步武拾起刀子,实时摆出防御姿势,岂料步武却不是向前扑去,而是向后倒退,退到还呆跪在地上的阮青身边,把刀子架在阮青的颈上。  步武说:【不要过来,一过来我便割下去,反正明天我也会走投无路。】  阮玲正奇怪着步武的话,定过神来,才认出眼前 奸 污妹妹的男人,正是妹妹的班主任,上月家长日才和妹妹与他一起见过面。看着电视内步武对妹妹的百般淫 辱,和软卧在步武身旁、全身脏物不堪的阮青,阮玲实时心中怒愤,大骂:【枉你为人师表,居然非礼自己的学生,你还算是人么?】  【是不是人不要紧,我现在只想有一条生路。】步武道。  【你认为你还可以逃到哪?不如自首吧!】  【我不会自首的,我不能面对亲朋戚友的指骂,宁愿自杀,也不会自首。】步武说得激动万分,手中的刀还不着意的逼近阮青颈项,差点儿便割出血来。  阮玲恐防步武弄伤妹妹,便安抚他道:【好,只要你不伤害我妹妹,我让你走。】侧开身子,空出信道让步武逃走,并道:【你放开我妹子便可以走了。】  步武一言不发,突然用刀柄大力击向阮青头上。阮青早已疲累不堪,一击之下,实时晕了过去。  阮玲急嚷:【做什么!不是说要让你逃吗?】  步武道:【我这样走出去,不到十??分钟已被你致电警署拉回去,这样让我逃有什么用?】  阮玲道:【那么,你想怎样?】  步武从厨柜找来一段绳子,抛过去给阮玲:【走过来,用绳子把手缚在窗框上。待会我逃走后,阮青醒来自会解开你。】  阮玲一心只想步武快点放开妹妹,也不多加思虑,便走到和厨房分隔的假窗前,把右手缚在窗框上。  【缚好了,快点放开我妹妹。】  【还有左手,让我紧缚后才逃走。】  阮玲一咬牙,说句:【好。】便伸出左手让步武缚在窗框另一边。  阮玲正奇怪步武为何要把她双手放开这么远才捆缚,缚在一起不是更快吗?这时步武随即检查阮玲右手的绳结,确定坚实无误后,便往摄录机前走去。  阮玲还道步武收拾器材后便离开,怎料步武却在自己身前调校着摄录机的角度。阮玲随即想到:现在自己双手被缚,岂不是任人鱼肉?  调校好摄录机后,步武走到阮玲身前,道:【看过朱茵的《非礼2》没有?那医生没有紧缚绳结让朱茵逃了,我不会重蹈覆辙的。】  阮玲一听,心头实时寒了一截。《非礼2》阮玲也看过,是阮玲未投考女警前,阮青特意购回来,笑说让阮玲看看女警的危险。阮玲看后,不以为意,还笑称哪会有女警这么愚笨,为了亲人让色魔捆缚自己。想不到到了危急时,自己也会做了这个愚笨的决定。  步武看见阮玲双手已被紧缚,也不着急,一反刚才焦急的神态,拍下阮玲捆缚的美态。刚巧瞥见影碟架上放着朱茵那套《制服诱惑》,便放入影碟机中,快速搜画到朱茵被缚后的一段。  只见荧幕上朱茵穿着浅啡色的女 童 军服,短短的头发随着朱茵的挣扎而左右飘荡。这时阮玲也试图挣开手上的绳结,无奈紧紧的绳结并没有半分松动。  步武说:【不用白费心机,在校内我是女 童 军领队,我缚的绳结,是没可能挣脱的。】步武还打趣地学着荧幕上那医生的语气:【认命啦,你生出黎系俾我扑架喇!】说完,便走近阮玲身前。  阮玲一俟步武走近,便像朱茵般飞起脚踢向步武下体。可惜步武看了《非礼2》这片段数十??次,一早已有预防,阮玲腿一踢起,便一脚朝阮玲小 腿骨踏去,痛得阮玲差点连站起来的气力也没有。  步武走到阮玲身前,用脚踢开阮玲双腿,一手便往阮玲的下体抓去,另一只手就用力捏握着阮玲双乳,伸出嘴来强吻阮玲的颈脸,还大力地往阮玲的耳朵咬去。  荧幕上播着朱茵被强吻发出的【呀  呀  】声,荧幕下阮玲也被步武咬得大叫出来。随着电视音乐渐变急促,步武的欲火亦不能再忍受,虽然阮玲没有反抗,但变态的步武还如《非礼2》中的剧情一样,大力用膝盖顶向阮玲小 腹,阮玲痛得弯下身来。撞了一下,步武还不满足,向着同一位置连撞数下,直到阮玲痛得气也喘不过来,步武才走入房中取出刀片来。  步武模仿着影片中角色,沿着领口,顺着乳房割下去。不同的是,影片到了这里,其后便无甚可观。步武把摄录机的影像直播在电视中,然后转过头来,看着荧幕下的阮玲说:【新版《非礼2》现在正式公映。】  阮玲一双巨乳,在上衣被破开后已自动突显出来。成熟的阮玲,果然与尚在发育的阮青不同,阮青虽说乳房挺拔,但却不似阮玲的丰满,特别在黑色的乳罩包裹底下,绝不似阮青白色乳罩的纯洁,然而,却有一份野性的诱惑。  步武切开乳罩中间的幼绳,阮玲的双乳再不受束缚地跳了出来。粉红的双乳加上那深肉色的乳晕,步武自然受不了诱惑,一手抓向阮玲跳动的乳房蹂躏。  抓着阮玲双乳,步武才知原来阮玲的乳房较看见的还要大,一手抓下,居然也握不满。步武从没抓过这么大的肉团,兴奋得像小 孩般又扯又咬,只可怜本已痛楚不堪的阮玲,又再痛得死去活来。  搓弄了阮玲的乳房数分钟后,步武便用刀片割向阮玲制服的下摆,步武特意不割开整条裙子,只在阮玲阴户部份开始向下割,让散开的制服随着阮玲的挣扎而时开时合,掩映着那神秘的女性禁地。  警裙之下是一层薄妙般的丝袜,隐若可见下面罩着一条黑色通花内裤。步武道:【想不到女警还会穿这么性感的内裤。】随即撕开丝袜从那黑色内裤的边缘伸手入内抚摸阮玲的阴户。步武只感到内里一片毛茸茸,茂密的阴毛形成一片森林,隔着内裤步武真的连隙缝也感觉不到。  步武索性连那黑色的内裤也一手撕破,黑森林再也不被遮挡,处于完全暴露状态,步武终于在茂密森林的中间找到那神秘的入口。步武拨开阴毛,只见中间的隙缝被两片坚实的阴唇紧紧保护。步武伸出食指,插在那隙缝中,慢慢向两旁分开,窥探内中的神秘。  阮玲虽说当了女警后已变得坚强不少,终究年纪尚轻,还是忍耐不住这样的羞辱,加上指头伸入阴道内的痛楚,不禁令阮玲流下泪来。  步武道:【这样幼也受不了,跟着的恐怕你更难受。】这时,步武亦已把阮玲的阴道张开,看见内里的处女膜,兴奋得连阳具也实时涨大跳动。  阮玲刚才与步武僵持时,虽早已看到步武下胯之物,只是那时步武的阳具虽大,还是毫无生气的垂下来。现在看见涨大后的阳具竟超过八寸多长,想起一会被阳具插入时,脸上不期然露出恐慌的神色。  这时恬不知耻的步武,看见阮玲的惊恐,居然还把阳具在阮玲阴户前上下舞动,慢慢移近阮玲的阴唇。  单单磨着外面的阴唇,步武已感受到阮玲阴户的弹性。当把龟头对准阴户的隙篷时,步武便吸气挺腰,一下子把八寸长的阳具全插入内。  由于步武恼恨刚才阮玲那一记手刀,所以特别不作停留,不断疯狂粗暴地抽插。可怜阮玲初经人事,便受到如此疯狂的蹂躏,即使是如何坚毅,也禁不住开口道:【痛  好痛呀  求求你,南  老师,拔出  来  求  求你拔出来  】  对于阮玲的哀求,步武不但不加理会,更如兽性般一面随意撕扯阮玲身上的制服,一面用力撞向阮玲的花芯,撞得那道假窗框也摇摇欲坠。阮玲仍是不断哀求,只是力气不断,加上身体早已不适,只能够发出【呀  呀  】声响。  这时,整个客厅也被这淫 乱的场面充斥。而透过电视荧幕,阮玲更看到一点点血红顺着步武的阳具溅出来,阮玲知道,伴着了自己二十??年的处女血已流得点滴殆尽。  步武 奸 得性起,索性左手抬高阮玲右腿作扶手,右手抓紧阮玲的乳头,用力把阮玲的阴道插得爆裂开来。插了数百多下,阮玲早已被折磨得垂头丧气,这时步武解开了缚着阮玲的绳子,把阮玲反转向下伏在桌上,分开阮玲双腿,然后准备新一轮的冲刺。  步武淫 笑向阮玲道:【你比妹妹幸运多了,可以一天内破身两次。】  阮玲还弄不清步武的意思,菊穴便传来一阵比刚才破处时更剧更烈的痛楚。  才知步武原来要弄股 奸 。刺骨的痛楚令本已麻木的阮玲再次大叫起来:【不要,步老师  求求你  不要弄后面的  】  步武哪会理会,仍是自行不断向阮玲的菊穴插下去,直至阮玲真的捱不住叫道:【步老师,求你插前面的洞,不要再弄后面了。】  步武道:【终于领略了交合的欢趣,再大声求我一次,让我考虑吧!】一面更用力把那阳具整条插入去。  阮玲道:【步老师,我很需要你插我前面,插我前面吧!】步武这时才满足地说:【贱狗即是贱狗,既然你求我插,我便插吧!】  步武反转阮玲,便向着阮玲的阴道插下去。由于有阴水的滋润,加上阮玲的阴道早已被插得麻木,虽然仍传来阵阵痛楚,但阮玲也已松了一口气。  奸 淫 到这时,步武也早已插过千下,这时龟头再也忍受不住,步武知道即将泄精,便抓紧阮玲腰肢,打趣地道:【好好照顾我的子孙。】  略有见识的阮玲意识到步武将要喷精了,实时死命挣扎,妄想摆脱步武的阳具。然而步武早有准备,阳具早已直插入阴道深处。阮玲一挣扎,阴道一下子磨擦着龟头,步武再也忍不住,浓稠的精液便向着阮玲子宫深处直喷过去。  阮玲感到一股热深在自己体内散播着,知道步武已在自己体内射了精。想到被步武 奸 污后,还可能会因 奸 成孕,沮丧得如死掉一般,不再作无谓的挣扎。而步武为了耻辱阮玲,特意在泄精最末时,拔出阳具,喷向阮玲上身,在阮玲嫩滑的肌肤上,喷满腥臭的精液。  泄精后的步武也感到有些疲倦,但步武心知明早警员查探阮玲交更的下落时必会东窗事发,自己难逃坐牢的命运,因此决定在今夜尽情 奸 淫 。虽然阮玲已被 奸 得如死鱼一般,步武仍是拖着阮玲,拉近阮青身边,然后掌掴弄醒阮青。  阮青睁眼一看,姊姊衣衫褴褛,满身脏物,知道阮玲也如自己般遭到步武 奸 污,想到姊姊遭此厄运,全是因自己连累,一时悲从中来,抱着姊姊哭着说对不起。  步武道:【果然姊妹情深,现在便给一次机会你们表现。我现在仍然想多 奸 一次,但又不知 奸 哪一个好。若你们谁先舔净对方身上我留下的精液,可见十??分喜爱我的子孙,那我便 奸 她吧!】  阮玲听后,虽然仍痛楚万分,还是实时捉紧阮青,伸出舌头往阮青脸上的精液舔去。阮青亦知阮玲心意,想到姊姊的不幸全是自己造成,也不迟缓地低下头来,避开阮玲的舌头,狂吸阮玲身上的精液。而步武则好整以闲,拿着摄录机录下二人如母狗般互相争取自己精液的情形。  阮玲虽然身手较阮青敏捷,但终究步武非礼她时已是第二次泄精,身上的精液远较阮青脸上的少,即使已大量吸食,还是让阮青先行弄净自己身上的精液。阮青见已把阮玲胸前的精液吸净,还不等待吞下,便满口精液的向步武道:【步老师, 奸 我吧!】  变态的步武对于这二姊妹的折磨还不足够,居然指着二人的阴道说:【看不见吗?精液最多的地方是那里呀!】  舔舐姊妹身上的精液,早叫二人感到羞愧无比,哪料到步武竟然叫她们舔舐对方的阴道,然而,为了对方着想,两人仍是毫不犹疑,摆出69姿势,用力吸食对方阴道内的精液。  看着两人身上破碎的校服警装在摇摆时的飘荡,步武已知这种制服的诱惑不能单靠多 奸 一个就可以平息,所以当这次阮玲先行吸净阮青身上的精液时,步武又改口道:【每人也领先一次,我也拿不定 奸 谁。龟头只有一个,那样吧,谁能摆出诱人姿势令我兴奋,我便 奸 谁。】  阮玲世故较深,知道步武这种 奸 魔并不会单单因为女性的胴体而兴奋,反而借着身上的警装更能令步武勃起,实时趴在地上,背向步武,撩动身上的警装,将那阴穴若隐若现地在步武眼前闪耀。步武果然受不了引诱,八寸阳具再次充血勃起,便从背后以老牛破车式的姿态,再次插向阮玲的阴户。  阮青看见姊姊被步武插得紧咬双唇,不忍姊姊再受苦,知道步武喜欢不同类型的校服,便往步武带来的背包中取出一件红绿格子裙,浅黄丝带的校服,【真空】穿在身上,坐在姊姊背上,抱着步武,用下体的阴毛磨擦着步武的小 腹。  果然,步武对于校服有异常的兴趣,便舍弃阮玲,双手托着阮青大腿,一把抱起阮青,由下而上的插入阮青的阴道。  阮玲突然发觉充实的阴道变得空虚,回过头来,只见阮青换上另一件校服,才记起刚才阮青所穿的也不是校内服饰,实时明白这是步武的特殊偏好,也依样葫芦,找回自己旧时的校服换上。  数年前的校服再次穿在身上,已显得有点不合身,但繄绷的上衣反而更散发出诱人的魅力。但步武正插得性起,已无暇再看阮玲,阮玲索性用仅余的力气推倒步武在沙发上,抓紧步武右手,往自己的阴穴摸去。  步武龟头正享受着阮青阴道的夹迫,右手又感到阮玲的湿滑温暖,一时难以取舍,索性把二人也俯卧在沙发上,一时插入阮青阴道,一时插进阮玲的尻穴,就在两人四穴中来来回回。最后插了多久,射了多少次精,步武也记不清楚,只知长时间摄录机的四小 时影带,也不可拍得最后的镜头。